STOCK-AI.COM

HOME > 驗證實例

書中摘錄: 1982年~1999年間,債券殖利率與股票本益比(這裡的股票是以標準普爾500指數為例)間的關係呈現反向變動的關係,換言之,債券殖利率越高,股價的本益比越低,債券殖利率越低,股價本益比越高。由於兩者間呈現高度相關(負相關),因此投資人可藉由特定水準的殖利率來評估當時的股價是否高估或低估。

在網站中,你可以利用「自定分析」工具中的「散點分析」去驗證作者的觀點,或是直接點選這裡可看到驗證結果。(請將時間區間設定到最大值)

經過驗證後,你會發現很有趣的現象,似乎和作者得到的結論並不相同,圖形的左下方怎麼多出了一大塊區域?這是因為本書是早在2001年出版,從2001年至今的十餘年內,市場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多出來的那塊區域,就是在這些年冒出來的(特別是聯準會於2008年推出的一系列史無前例的貨幣寬鬆政策),也因此,這項判斷方式看來可能已經不合時宜,若你還是堅持要使用這項指標作為判斷依據,請務必提高警覺,隨時做好逃生準備。

書中摘錄:利差屬於經濟循環的領先指標,可以作為經濟發展與金融市場健全程度的評估參考,MZM貨幣供給成長率與債券利差呈現同步的循環型態,因此,若投資人希望判斷貨幣供給成長率的趨勢變動,可以利用債券殖利率的利差作為確認指標。

在網站中,你可以利用「自定分析」工具中的「走勢分析」去驗證作者的觀點,或是直接點選這裡來選取這兩項指標後進行觀察。

債券利差(%): 穆迪Baa級企業債券收益率 - 美國10年期政府公債利率。

經過驗證後,這項指標的確具備作者所言之同步循環型態,在該書出版後的十餘年間仍保持相同的走勢,因此這項指標可進一步研究其應用的範圍並尋求獲利契機。

書中摘錄:債券殖利率與通貨膨脹的循環轉折點同時發生,債券殖利率屬於落後指標,當經濟情況越來越理想時,經濟成長率也逐漸攀升到長期水準之上,顯示出經濟過熱的徵兆,因需求強勁,企業將更積極的擴充產能,隨之而來的便是價款增加、工資上升、商品價格上漲,通貨膨脹的壓力開始浮現,迫使長期利率水準上升,而放款者會開始要求提高債券殖利率嵌入的通貨膨脹議價成分,債券殖利率因此上升,而債券價格也會開始邁入週期性的下跌趨勢。

在網站中,你可以利用「自定分析」工具中的「走勢分析」去驗證作者的觀點,或是直接點選這裡來選取這兩項指標後進行觀察。

經過驗證後,這項指標的確具備作者所言之同步循環型態,作者認為,購買債券的最佳時機為:當經濟成長步調開始放緩時,且所有徵兆都顯示經濟成長將繼續走緩,通貨膨脹的壓力已經趨緩或下降,債券價格將開始上漲,此時即為購入債券的好時機。

訪談摘錄:著名投資者華倫‧巴菲特於2001年12月時,在富士比雜誌的一篇專文中提到: 利用股市總市值和GNP的比值(Market Cap to GDP),可作為判斷整體股市是否過高或是過低, 該項比值因此被稱為巴菲特價值指標(The Buffett Valuation Indicator)。

10年均值:144.39
20年均值:120.198
長期均值:105.907

在網站中,你可以利用「自定分析」工具中的「走勢分析」來選取這兩項指標後進行觀察。

從走勢比較圖來觀察,兩者間的確存在著一定的關連性,相關係數高達0.8988(見下圖),不過由於GDP發佈時間過晚,當指標確認反轉時股市可能早已先行大幅下挫(或上漲),因此,要如何應用本項指標來進行投資預測,請自行拿捏。